從去年年初,深受牙周病之苦。本來牙齒的數量就比較正常數量少了,如果將因受牙周病所侵蝕的牙齒拔了,就真的沒牙吃美食了。(重點是怕痛)


 


所以,當牙周治療好之後,死命的保護牙齒。過了一年,到了今年年初,牙周病又犯了,學習心靈的我知道原因出在當時的心理狀態與情緒的起伏。雖然心理面與情緒面作了宣洩與釋放,畢竟讓牙床的骨頭還是因牙周菌的侵蝕而受了傷害。害的右邊的牙齒原本已經有所搖動了,這次搖的更厲害了。還一次上下兩顆一起來。可是,我就硬是不肯拔。


 


每次去治療急性牙周病的疼痛,醫生每每告知「等牙床發炎消腫後要決定是否拔牙」我聽歸聽,等牙床消腫後,繼續過著「護牙行動」


 


反正右邊不能吃,左邊可以啊。 為了保護牙齒,硬的絕對不碰,免得吃了一次美食,終身遺憾只可見可聞不可吃。


 


直到這次的課程開始前幾天,牙齒又開始隱隱作痛了。心想沒關係,最近太累了,為了準備課程睡眠不足,火氣大了些( 又開始自我安慰了 )。過了就好。


 


每天消炎片,止痛藥的不間斷,只想拖過就好了。


 


終於,昨天課程圓滿結束後,與學員們去狂歡大吃ㄧ餐。回家後情還蠻high的。


可是牙齒又開始隱隱作痛了。本想「明天給他睡個夠,牙齒就會原諒我的疏忽啦」


 


好啦,到了早上6點,竟然被牙齒痛醒, 想要靜心,靜都靜不下來。只想把患部拔掉。越這樣想把牙給拔了,牙齒痛的更厲害。又想睡,只好跟牙齒說「晚點吧,我們看過醫生再說吧」。 就又昏昏的睡了。


 


到了下午去看醫生,護士問我「之前醫生有沒提過牙齒要如何做後置處理」咦?之前來看了幾遍牙疼,護士從沒問過這樣的問題,今天怎麼問了。


我回答「醫生有建議過我需要拔牙」


護士「那你今天是想怎麼樣?


 


忽然心裡呼的飛過ㄧ個念頭,該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拔了吧」堅決的說著( 堅決不如說妥協了吧 )


 


跟醫生討論完後,馬上就進行拔牙。(其實, 討論還有點久,因為牙齒原本就發炎,擔心拔牙後會發炎的更厲害,怕會影響明天的個案諮詢。醫生還很盡責的說當然如過不處理發炎打抗生素,也不排除會併發蜂窩性組織炎 )


 


身為催眠治療師的我,隨然知道催眠可以止痛,我可還沒用在自己的身上過。


其實,我對痛非常敏感。麻醉針的止痛對我幾乎沒用。在10多年前曾經拔過一次牙,那次,光是麻醉針就打了6次,牙齒是很順利一下子就拔了。可是,還是很痛. 拔完後,硬是吃了2天的止痛藥。還是加大劑量。所以,雖然心裡已經決定要拔牙了,過往的慘痛記憶,這時浮上心頭。


 


但是,今時不同以往,現在的我會催眠了。


 


當醫生幫我打了麻醉劑後,在等待麻醉劑發酵的空檔,我馬上進行自我截痛催眠。除了催眠,還透過潛意識與準備要被拔掉的牙齒感謝與告別。更告訴牙床們,這顆牙已經要功成身退了,一定要放手讓醫生拔,別緊抓著不放啊!讓牙齒輕鬆的離開。 其實,這時,牙齒的痛感還在,因為醫生只打了一次的麻醉針,我自知是不夠的。


 


但是,我也正在想,在這個難得的機會中可以體驗心靈層面與身體層面的溝通與催眠止痛的經驗 ( 畢竟並不是每天會遇到拔牙或身體遭遇劇痛 )


 


我並沒有告知醫生我對麻醉針有抗體( 不是藥物過敏喔 ),心想,如果會痛,追加催眠也沒效了(因為,在緊張或歇斯底里狀態的自己別想自我催眠了β波都快跳到破表了,還α波咧!) 大不了,再打幾針麻醉針就好啦。


 


當我與牙齒好好的告別也與牙床溝通放手之後,馬上進行自我止痛催眠。


中間的空檔差不多10分鐘吧。


 


當醫生開始拿起拔牙器在我面前晃,很輕柔的說了一聲「來,請張開嘴,一下就好了」這時的我,好似已經進入很放鬆的狀態,但還是帶點緊張。


牙齒還是有感覺,但是沒什麼痛感了。


 


這時的我並沒有什麼想法,甚至沒也想到需不需要叫醫生準備多一些麻醉劑,只是很放鬆。


 


忽然,牙齒的感覺有點怪


 


(不會吧,拔錯牙了嗎?怎麼感覺醫生正要拔的牙與我們先前談的牙是不同顆)正在「嗯,等~~~~~」的準備起身抗議時,醫生說「不要動。請完全交給我」。然後就將拔牙器抽離開嘴邊, 開始拿紗布往我的嘴巴送。這裡塞塞。那裡擦擦的。


 


心想「好吧,應該沒那麼烏龍吧!心想事成,我要信任他,也要信任自己的身體與催眠。」靜心等待著她接下來的拔牙。


 


「 林 小姐,等一下請持續咬著紗布約40分鐘,血大概就會止了。因為今天你的牙床是發炎的,如果晚上牙齒還有腫脹的感覺,請立刻到任何醫院去打抗生素。」


 


?! 拔完了? 什麼時候?! 我怎麼不知道!!!!


一點都沒有像以前緊緊的被拔掉的感覺,也沒有感覺到有牙根被硬抽離的感覺。


不如說,像在雪中抽起一根樹枝般的咻的一下。真的不痛!!!


 


看到自己被拔掉的牙齒,我跟護士說「請等一下,我想看看我的牙齒」


 


看著牙,自己身體的一部份竟在身體以外。


忽然間,很奇妙的感覺。 我們正在彼此告別。一顆完整的牙,真是感謝你幾十年的辛勞。( 換牙後,大概用了20-30年吧)


 


拔完牙之後, 正是晚餐時間,自己竟然是買了一大堆食物回家。


 


走回家之後,剛好40分鐘後了。很直覺的就將紗布丟了。


開始吃東西,一點都不覺得有拔過牙的感覺。


胃口還真好。


 


家人懷疑的說「你剛剛真的去拔牙嗎?怎麼你吃的比我還快」


 


到了現在都10點了,沒有任何感覺有拔過牙的餘痛。 麻醉藥早就退到天邊了。照以往紀錄應該是吃了幾遍的止痛藥了。現在卻完全沒想到要吃止痛藥。


 


看看傷口,早就止血兼開始收口了。


 


我終於親身體驗到為什麼說經過催眠後的手術復原會比一般打麻醉針藥來的快。而且更好。我更加體會到,透過身體細胞的溝通可以讓身心間達到平衡。


 


在這一刻,我很慶幸,我學習催眠。平常我幫助個案,


 


今天,我用在自己身上了。


 


很感恩這個親身體驗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林一凡-潛能密碼 的頭像
林一凡-潛能密碼

林一凡-潛能密碼~(NGH,心靈諮詢,超意識催眠溝通,靈氣,家族排列)

林一凡-潛能密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